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慧眼看世界

 
 
 

日志

 
 

7月17日(白玉-玛尼干戈)(2)  

2009-08-24 16:09:49|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也不敢出声,只默默的用眼睛、相机记录下眼前的这一幅画面。稍做停留后,我们继续穿过平台去参观。这是一条比较宽的走廊,靠墙放着一个个很高的架子,上面侧放着的一块块本色的木板就是刻好没多久的雕版。我抽出一块仔细端详,只见刻迹深而笔画清晰,足见工作者的认真、虔诚。接着我们又爬上了印经院的楼顶去参观。但是最让大家心生崇敬的还是院内存放经版的库房。光线黑暗的房间里摆放着一个个架子,密密麻麻的全是雕板。

7月17日(白玉-玛尼干戈)(2) - 慧 - 慧的博客

 

所涉及的不光是经书,还有医学、天文等等,包罗万象!小帅哥顺手抽出一块,告诉我们这一块的手柄处有一个小小的符号,就是雕刻师傅所做的标记,这表示这块板的雕刻者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工匠。然后他又抽出一快告诉我们,印经院里有些年代久远的雕板上同时雕刻着几种文字,有藏语、梵语等。看着眼前这库房里如烟似的雕板,再想到它所记载的内容,也就明白了德格印经院在藏区拥有如此崇高地位的原因。从印经院出来,我们去寻找吃饭的地方。在街上遇到了一家磕长头去拉萨的藏民。男主人拉着的板车上坐着两个五六岁的小孩,跟着的两个女人则是一脸羞涩的站在一边。一家人都是风尘仆仆的,大人的手上还套着磕长头时起保护作用的木板。他们所携带的生活用具都在板车上,一目了然,简单得仅够维持基本生存。但一架小小的太阳能灶又能看出现代科学渗透的痕迹。男人看我们停下来打量他们一家,试图和我们交谈。无奈语言不通,虽然面色和详,也借助一些手势,但还是一头雾水,什么也不明白。告别时我给了他们一些钱,并没有什么施舍怜悯的意思,只是表达一些敬意而已。在街道的另一边,则是一幅血腥的场面。新鲜宰杀的牦牛就摆在地上的塑料纸上卖,一字摆开,大概有三四头。卖主根据买主的需要从牛身上割下一块块零碎的肉。可能是平时在超市或菜场都没有看过如此完整、健壮的牛吧,所以这种视觉感受尤为刺激、暴力。
7月17日(白玉-玛尼干戈)(2) - 慧 - 慧的博客

 

在县城用过午餐后,我们继续上车,接下来要经过的就是有川藏第一险之称的雀儿山。出县城不久,本来刚才蓝得醉人的天空突然变得混浊,温度开始下降,路也变成了搓板路。这一切的变化似乎都要加深人们对雀儿山的恐惧感。进入爬山的“之”字形路后,路面愈觉糟糕。左手边是高不见顶的大山,右手边是陡峭的山崖,一路盘旋而上的山路完全是在险绝的崖岭上硬辟出来的通道。一个又一个的“之”字拐爬得人心烦。远远的看见右手边垭口处的经藩在风中凛凛的舞动,天空又透出那抹纯净的蓝,目力所及之处看到的山体似乎都是被滑落的碎小石块覆盖着。这些石块都是山神震怒时造就的吧?藏族人有敬拜神山的传统,不知道这个时候临时抱抱佛脚对我们顺利通过垭口有没有帮助呢?到了,终于到了!终于到了垭口,看到了写有“川臧第一高,川藏第一险”的高度标识牌,显示垭口高度是5050米,有很多人可能经过此处到达的都是自己一生中所能及的最高度。过往垭口的人都会做的事情就是停车拍照留念。
7月17日(白玉-玛尼干戈)(2) - 慧 - 慧的博客

 

我们也纷纷下车,依此登上纪念牌拍照。正好巧遇一车北京驴友,大家互相帮助,单人的,合影的,比赛谁的搞笑天份最强。虽然海拔已经在五千米以上,可大家的行动一点没受到影响。当然,此处可值得留影的不单是这一个高度标识牌。那远望的雪山,湛蓝的天空,舞动的经藩,都将会是旅途结束后永远而美好的回忆。垭口风很大,有很多藏民的车停下来后会洒下一大把印有经文的纸,路上及山坡上层层叠叠都堆了好几层,这种举动可能是代表一种祝福,祈祷吧。拍完照后同伴们拿出刚在德格县城买的西瓜分享。在特殊的地方做平常的事情,更具有特别的意义。镜头里记录下的都是各种各样大啖西瓜的谗样。在垭口停留了半个小时后,大家终于恋恋不舍的上车离开。一路又是盘旋而下,坡度大且弯道急的路,虽然还是有些险,但乘车人的心情和刚才上山时已经截然不同,轻松、愉悦。在距离今天的目的地玛尼干戈将近1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景点叫新路海。由于时间、光线的关系,要游览只能明天折返回来再看。今天还是先赶去玛尼干戈住宿。玛尼干戈是德格县下属乡。这里不仅是川臧北线上的交通枢纽,前往青海玉树的车辆也要在这里进行补给,因此这里成为了川藏线上的热点。此处海拔3800米,气候寒冷,氧气稀薄,整个乡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藏区城镇。几百米长的街道,让你从路头一直望到路尾,路旁的房子最高不超过三层,矮小、破旧,居民以藏民为主,空气中不时飘荡着欢快的藏族舞曲,还有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有的桌球。我们住宿在当地最大的帕尼饭店,说是最大,其实也就一小旅馆。本来我们准备住五人间,10元一人,可门一打开,一股味能把人熏得倒退。我们最终还是腐败了一把,住了160的标间,奢侈!巧遇一个青岛小伙,辞了在上海的工作出来驴行。他刚从年保玉则、玉树过来,而那正是我们前去的方向。听他侃起一路混吃混喝的情形,真是让人羡慕!身为男儿,出行少了很多顾虑,还有大把可以挥霍的青春!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