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慧眼看世界

 
 
 

日志

 
 

7月22日(玛多-达日)  

2009-09-21 21:08:11|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很不幸运的一天。早晨五点多起床洗漱,六点出发去黄河源头纪念碑,之所以来玛多就是奔这双湖来的。早起外面完全是漆黑一片,飘着小雨。这样的天气让人心生忐忑。去吗?也许今天就是这样的天气,梦想中艳阳普照下瓦蓝瓦蓝的湖水可能只会是空想。不去吗?奔波千里而来,就这样失望而归?不管怎么样,我的旅游口号是:尽量不留下遗憾。也许雨中之景另有一种值得人品味的美呢。出了宾馆的门,等着我们的是一“匹白马”,不认识品牌,也看不出年纪。玛多县城满大街都是这样的车,皮实,经得起磕碰,底盘高,什么样的烂路都不在话下。驾驭这匹白马的是一位剽悍的藏族帅哥,身形高大,一头长发,眼神坚毅,让人一见之下油然而生一种安全踏实感。跨入车内,更见其年代久远。没办法啊,只能怪我们的“马儿”太娇嫩了,条件稍微艰苦一点它就止步不前。师傅小冯和另一位驴友在宾馆等我们。所以我们就是五个人得在车上挤挤了。后排坐了四个人,真个是“亲密无间”!白马很快在蒙蒙细雨中驶出了县城,驶上了辽阔的高原。隔着玻璃窗往外望,雾气一片,隐约的光线从后窗射入。前方的道路一片泥泞,雨水几乎覆盖了整个路面,使得车轮有些打滑。

          7月22日(玛多-达日) - 慧 - 慧的博客

 

                         ( 这是坐在前面的驴友摄的,隔着玻璃,车又摇晃,所以。。。)

      雨刮器快速的左右旋转,即使这样也刮不干净玻璃上的水珠。藏族帅哥嘴巴抿得紧紧的,专心致志的开着车,灵活的躲避着一个又一个的水坑。我们也都不敢呼吸,车上一片静默。道路两旁很多湖泊,大大小小,玛多不愧是中国十大水乡之一!因为雨水充沛,溢出的湖水还漫过了路面,有一段长达十几米的路面完全看不见了。这时候就只能跟着感觉走了!因为太过寒冷,大家把所有带的能御寒的衣物都穿上了。即使这样,也能感觉到车外如冬的寒冷。这时候只好效仿爱斯基摩人的方法来取暖了。我和挨着的女孩子紧紧抱着,既能抵御寒冷,也能抗击颠簸。路越来越烂,左边出现了一片浩淼的水面,这就是我们经过的第一个湖-鄂陵湖。 7月22日(玛多-达日) - 慧 - 慧的博客

       (鄂陵湖面积61800公顷,海拔4285米。该湖和沼泽地的水源来自扎陵湖及发源于南面巴颜喀拉山的河流,出水向东流入黄河)。第二个湖扎陵湖才是最难到达的,雨势不但没有减小,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路面早已成了键盘上的黑白键,凹凸不平不说还形成了一定的高度落差。为了避免擦着底盘,师傅不得不左右盘旋,寻找最佳的落脚点。突然,他往左边打方向盘时车子一个抖动,不但没有转过去,反而原地转了个180度,又落回了早先的凹处。真是一眨眼的功夫,我们坐在车上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同行的一个MM很亢奋的说“好玩,好玩,太刺激了!”我听了哭笑不得。象这种情况如果一个判断不准,处理不及时导致的就是车身侧翻,到时候可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05年去阿里的时候也曾遇到过许多险情,可那时自己还不会开车,所以是一种无知者的无畏。总觉得师傅都能化险为夷,我只要安心坐着就好。现在自己拿驾照也有三年了,也开车跑过长途,更明白这种情况带来的后果,所以畏惧心理更大了,心始终高高悬在嗓子眼。帅哥师傅的表情更加凝重。又做了两次努力后,车子终于颤抖着爬上了路另一边的较高处,歪歪扭扭的继续向前行。坐在车里真不知是什么感受。这样的天气状况说是去看景色吧,完全谈不上。窗外远远的湖面一片暗淡,和灰蒙蒙的天空连在一起,还水气弥漫,啥看头也没有。是奔那牛角碑去的吧,就光为了那所谓的“黄河源头”纪念碑而去吗?真正的黄河源头其实还远在两百多公里以外呢。但事到如今,开弓也没有回头箭了。不管此行有什么收获吧,我们追求的就是这个过程,就象驴友们常说的那句话:在路上!在风雨交加中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终于看到了耸立牛头碑的巴颜郎玛山。它的相对高度只有两三百米,车可以开上去,但它海拔足有4620米。 7月22日(玛多-达日) - 慧 - 慧的博客                                                                         (爬上巴颜朗玛山的路)

        人们叫它牛头山,是因为山上有一座铜制牛头雕像而得名。这里就是黄河源头纪念碑的所在地,碑上有胡耀邦和十世班禅分别用汉藏文字题写的黄河源头字样。 7月22日(玛多-达日) - 慧 - 慧的博客

      爬山的半个小时又成了考验师傅车技的时间段。坡度、泥泞、之字拐,车子喘着气一步一颤的蜗行。到了实在爬不上去的时候,车轮开始慢慢向后滑动。我紧张得抓住旁边MM的手,恨不能跳下车去步行。虽然。。。。刮风、下雨、泥水,但起码,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可现在。。。。。?我还真服了这藏族帅哥了,不屈不挠,几下挂挡努力后楞是止住了后退的趋势,又往上爬行。风雨更加细密了,雨丝斜掠而密集。虽然不是狂风暴雨也让人心生畏惧。坐在不被自己掌控的车里,突然心生很多感慨:每次出门驴行时最不放心的都是爸妈,总是念叨又念叨,叮咛又叮咛,正应了那句话“儿行千里母担忧”。以前还觉得他们太啰唆,现在这一刻突然理解了他们。严格的来说,我的生命现在已不完全只属于我自己,还属于我的亲人。万一有什么不测,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伤痛啊。为了亲人,也要注意自己出行的安全。恍惚之间车子已经爬上了一块小小的停车坪。我们推开车们,迎面而来的寒风吹得我们一个趔趄,打开的雨伞也没什么作用,身上的衣服一会儿就被雨丝染得换了颜色,我们互相搀扶着往山顶爬。几分钟后便来到了牛头纪念碑前。碑顶是一座高而黝黑的牛角雕塑,碑座则是胡耀邦和十世班禅分别用汉、藏文字写的“黄河源头”字样,四周扯的风马在风中呼呼作响。看着碑文上刻的字样,我心底涌现的是对这两位无比的崇敬,他们伟大的人格,一心为民的胸怀永远为后人敬仰。站在山头,我们极目远眺,想将目光投得更远一些。湖上的雾气却象是和我们嬉闹一样,前一秒钟消失殆尽,等我们把相机调好,后一秒钟,它又峰拥而至,将湖水遮得严严实实,水天连成一色,让你啥也看不清楚。向往已久的双湖啊!传说中的黄河源头啊!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就只有这雾气弥漫的混沌一片而已。在山顶匆匆停留后我们便下山了,天气实在太恶劣! 7月22日(玛多-达日) - 慧 - 慧的博客

                                  (风雨中的合影)

          当车子开动下山时,心情与刚才来时已大不相同。路还是一样奇险,但心里知道的是再也不用走第三次了,所以心情也轻松起来。回程的路上才遇到一些过来的车。看来我们还是来得早的。不过越往回走,天气越好,风停雨住。这高原的气候还真像女人的心,变化多端,让人捉摸不定。车子再回到鄂陵湖时,天慢慢透出了蓝色。眼见得似乎一切顺利时,我们的车突然几声轰鸣,罢工不干了。帅哥师傅一边咕噜着我们听不懂的藏语,一边拿出工具下车修起来。百无籍聊的我们走下车,向湖边走去。只有靠近湖岸才能感觉到湖水的浩淼。湖水一眼望不到边,只有远远的水天一色让你产生无尽的遐想。怪不得内陆的人们把这些大的湖泊叫做“海子”,这样的水面确实给人大海的感觉。密而温柔的水波轻轻拍打着湖岸,它们永远这样不知疲倦。师傅已经修了一个小时了,还没有解决问题。时钟指向了一点,凌晨五点就起床的我们肚子只是胡乱塞了一些饼干,早已经消化掉,真是饥寒交迫!最后师傅只好叫来了另一辆车,让我们换车回去。虽然比刚才那辆车还要挤,也管不了了,只要能回去就OK了。回到玛多已经下午两点了,来回一百三十多公里的路跑了七个小时。我们的司机和另一位驴友休息得精神饱满,据说还在一家超好吃的店里饱食了一顿。可怜的我们五个!为了牛头碑是忍饥挨饿,现在为了赶路饭也没时间吃,又继续往达日赶,还有二百六十公里路。想起在网上看的帖子,去年达日这边也闹得挺凶的,心里难免有些害怕。果然到达县城后在四处转悠找住宿的地方时看到一处挺大的院子里停了很多军用大卡车,还有很多战士。看来网上所言属实啊。不过这样的阵势也让我们有了安全感。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